腾讯微信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公益学园 MyH2O任晓媛:水是我的偶像,我要成为她

2018-11-20

    任晓媛,MyH2O水信息平台创始人,MIT环境工程与科技政策双硕士。爱佑公益创业营第二期学员,爱佑赋能社公益组织筹款新思维训练营第三期学员。

2011年起加入中国青年应对气候变化网络(CYCAN),参与举办多次国际青年能源与气候变化峰会。研究生期间受到印度农村水信息研究项目的启发,在CYCAN以及MIT D-lab的支持下,发起了MyH2O水信息平台,至今集结全国上下近90返乡团队展开水信息调研,并成功对接13个净水方案。2017年回国全职公益创业,致力于建造一个以公民科学为根基、为农村饮水健康安全发声的数据服务平台。

     2018,作为南极女性领导力“家园归航”项目的四位中国代表之一, 赴南极进行科学探索。

任晓媛今年登上了江苏卫视的《一站到底》节目,节目中她向观众展示了三瓶水,一瓶是她从南极科学考察带回来的雪水,一瓶是被污染的水,还有一瓶是被净化过的水。


微信图片_20181122132027.jpg


    任晓媛是MyH2O水信息平台的创始人,MyH2O旨在打造一个以公民科学为根基、为农村饮水安全发声的数据服务平台。截至2018年1月,MyH2O测水网络已拓展至80多只专业队伍,范围覆盖中国23个省级行政区,800多个农村,成功收集数以千计的数据内容。

 

    从高中接触环保组织“根与芽”,到在MIT读环境硕士时思考构建中国农村水质安全数据体系,再到回国公益创业全职做MyH2O,任晓媛发现自我在“变小”,“拯救”水的意愿不断增强。


“为中国农村水质安全发声”


     任晓媛说她知道自己“对水一直感兴趣”。在MIT读环境工程硕士时,她经常去印度,做一个农村水信息研究项目。研究生一年级时,任晓媛想清楚了自己以后要去做与水安全相关的事情。一年后,任晓媛确定要做一个B2C平台,她想去关注农村,关注弱势群体,因为她觉得“他们的问题才是最值得被解决的。”

     2015年,任晓媛成为哈佛SEED社会创新种子班的一员,“它打开了我对中国社会创新体系的认知”。在那之前,任晓媛了解的公益机构仅限于一些大牌机构诸如CYCAN(中国青年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网络)、自然之友等。“突然看到好多年轻人在为中国社会创新做改变,一起感受痛苦和煎熬,不那么在乎物质上的积累与得失。”任晓媛说她感觉遇到了一帮知音。


微信图片_20181122132231.jpg


     参加完SEED的活动,又回到之前整日坐办公桌前的日子,任晓媛觉得特别孤独,感觉内心突然空了一片。任晓媛想象了毕业后留在美国的生活,“找个工作、买个大房子、生个孩子,周末去滑滑雪。”任晓媛心想:是不是应该回国看看,国内也许会有更多相似的人,和真正更需要我的地方。

 

     2015年,在CYCAN和麻省理工D-lab的支持下,任晓媛发起了MyH2O水信息平台项目,招募大学生志愿者团队到农村调研水资源信息。那时,MyH2O是挂靠在CYCAN下面的一个项目,整个团队只有一名全职员工,任晓媛“坐镇”MIT远程指导。

 

     MyH2O一周年时,MyH2O的部分大学生团队录了一个纪念视频。“我们给他们带来了对这个世界的一些新认识,我们获得了中国农村水质的数据,产生了一些解决方案。”看到视频,任晓媛突然意识到自己为这个世界带来的一些新的可能性,瞬间热泪盈眶。

 

     有一段时间,MyH2O在做农村水信息平台和大学生农村体验两个方向之间摇摆。“最后还是锁定在解决农村水质安全的问题上。大学生通过其他方式,总能找到体验做公益的机会。但是,农村水安全的问题不去解决的话,它可能就会一直在那里。这是一个更加迫切而真实的需求。”任晓媛说。此后,MyH2O开始转到“通过数据为中国农村水质安全发声”的轨道上。

 

又过了一年,任晓媛觉得光发声还不够,要去解决实际问题,就开始和一些机构和公司链接,提供调研服务、数据支持和解决方案。

 

     2017年回国全职公益创业几个月后,任晓媛一度怀疑自己的实力能否与一个自己从未全身心涉足的领域相匹配。她打电话给自己在MIT的导师,导师跟她说:“这些不是你现在应该担心的,你应该关心的是时机有没有到。你要优先考虑这个事情适不适合,如果适合但是能力不够,就应该找更多人去做这件事”。

 

    现在,MyH2O采取社会化协作的方式,链接大学生团队和其他社会组织,通过去农村实地监测水质收集信息,然后把水质信息上传到MyH2O水信息平台,面向公众做信息可视化呈现,并最终通过智能化方式匹配与链接合适的资金、资源介入当地。



微信图片_20181122132322.jpg


“水是我的偶像,我希望成为她”


任晓媛说最开心的事情之一是“回到村里和农民交流,建立人和人之间的理解。”

 

    任晓媛自幼生活在北京,高中就读北大附中,父母都是从农村一路打拼出来在北京立足的。“我会觉得自己非常幸运,有时候会很担心自己辜负了这样的幸运和自己的条件、能力。”任晓媛说。

      

     初中到高中,任晓媛基本都是年级第一名,这种“光环”让她一直拿外界的标准定义自己,活得很辛苦。高中以前,任晓媛常常会发现这样的排名会致使自己陷于一种“自我”的状态,甚至偶尔会想,“天哪,有一天我的成绩没了,我剩什么?”那种感觉让她感觉到了生命被外界定义的一种极端的狭隘,她焦急地开始试图去拓展生命的宽度。“竞争本身有益,但是我并不喜欢竞争带来的那种状态。”任晓媛说。

 

     环保公益“拯救”了任晓媛。高中时,任晓媛担任北大附中“根与芽”社团的社长,一年的活动历练了一批年轻的社员,让环保的概念从无到有驻扎在这些年轻人的心里。社团学期最后一天的活动后聚餐,大家到校门口的便利店买寿司,任晓媛顺手拿了一双一次性筷子,有个社团成员看到后很生气,说“社长你怎么能这样啊?我们都是用手抓着吃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个简单的瞬间,让任晓媛体会到了知行合一的力量,“在这之前我很难想象‘环保’以及一些高于我们个体的概念可以对人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力,真的足以让人放弃自己的一些欲望和便利。”


微信图片_20181122132443.jpg


任晓媛第一次体会到自己之于周边人群、社会的一种影响力,“自我被成绩排名充盈的那种岌岌可危的膨胀感突然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因为有一个更大的事情值得你去奋斗。”

     正是在任晓媛担任北大附中“根与芽”社团社长期间,世界上最著名的黑猩猩研究专家、根与芽创始人珍•古道尔到北大附中交流。在珍•古道尔生命中的近半个世纪里,她都在野外与黑猩猩朝夕相处。这启发了任晓媛,“人还可以这么活!”

 

     “在各色各样的人群中,那种以信念驱动前行的人最为闪亮。我见过不少功成名就的人,触动我的大多是他们的思维和眼界。而因为在乎一件事情,然后把生命都溶在其中的人,触动我的却是最深处的那个心魂。”任晓媛表示。

 

     从接触公益开始,任晓媛就把它当作一种修行。任晓媛坦言,在她性格里一定是有执着于自我的一部分,“当你看到更值得关注的问题时,你可以放下自己。公益之于我近乎是一种冥想,以及生命宽度的拓展。”

 

“有时突然间觉得自己做的事情看似是在‘拯救’水,而其实透过这个过程,也是去帮助曾经没有得到帮助的自己”,任晓媛说,“水是我的偶像,我希望成为她。”


让自己“变小”


“在南极科考船上,我感觉自己在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小。一切的探索,一切的尝试,甚至一切的挫败,都充满了意义,再也不能威胁到自己。”任晓媛说。

 

2018年2月,任晓媛作为五名中国女性科学家之一加入由全球80名女性科学家组成的团队,参加了“家园归航计划”在南极的3周的科学探索。该计划旨在帮助女性科学家在环境保护和科学政策方面发挥自己的影响力。

 

任晓媛并不喜欢别人称他为“女性科学家”,她更喜欢“科学实践者”,一个“‘公民科学’的探索者”。“公民科学的其中一种解读就是构建一个‘科学商店’,进行一个双向的科学交易:把纯科学的研究转变适应当地的解决方案,同时把公众的需求‘翻译’成科学家能够理解的‘语言’。”任晓媛觉得MyH2O水信息平台就是这样一台“翻译器”。

 

除了“女性科学实践者”,任晓媛还有多重身份,女权主义者、素食主义者等。面对很多男性迫于生活压力而不敢在公益行业从业的现实,任晓媛觉得这正是男女不平等的一个体现,而这样的不平等也导致男性承受着特定的“歧视”。

 

目前的MyH2O平台是一个公益平台,但也在开发自我造血部分,主要通过提供商品数据、产品需求报告等方式与净水基金、净水公司等资源方合作,同时在探索设计环境教育、水安全教育、消费者意识教育等产品,以期获得关注农村发展的基金会的定制化采购。“调研服务和数据服务是我们两个比较核心的自我造血业务。”任晓媛说。

 

与MyH2O平台想要大规模解决中国农村水质安全问题的“野心”相比,目前靠大学生志愿者团队一个点一个点地去测的模式,从商业角度考量,显得太重、太慢。任晓媛计划使用更普遍的统计数据,微博数据甚至卫星云图数据来预先进行一些水信息的预测与评估,优化重点调研地域的选择,再辅以在地团队信息收集方面的合作,减轻每次深度调研的压力。“考虑往轻的模式转,再辅以重调研的模式,轻重并举,才能既形成信息的规模化,又能够挖到深度的声音。”任晓媛说。

 

现在,任晓媛的父母越来越理解她做的事情,也越来越愿意与她沟通,但还是会担心她在主流社会中不能很好地得到认同。而任晓媛唯一担心的,是成不了她的北大附中学长、自然之友总干事张伯驹那样的人,“伯驹是可以做到自我非常小的那种人,他唯一关心的是自己解决的是不是‘真问题’。只要是一个值得解决的问题,一路艰辛好像都不值一提。”

 

在《一站到底》中,任晓媛给观众分享了一句珍•古道尔的话,也是被她当作核心使命的一句话:我们唯有理解,才能够关心,唯有关心,我们才能去帮助,唯有帮助,我们才能够被拯救。










京ICP备140036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