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王总-中国慈善家(1).jpg

爱佑慈善基金会创始人 王兵

2020 年,启幕了新的十年。往往我们对一个新阶段,都是充满期待的。但伴随着新冠疫情的这一年,却充满了跌宕。

应对共同的危机,公益慈善从未缺席。疫情之下,对公益机构的考验更加直接。爱佑发起的“新冠抗疫医务支持项目”的高效执行力,得到了很多受益医院和援鄂医疗队的肯定。特殊的时间点上,公益组织当然都希望有所作为,但在异地隔离,时间、空间都受限的情况下,如何发挥专业能力,确保项目高效、准确地执行才是关键。

疫情之前,爱佑儿童医疗在湖北的合作医院只有3 家,而最终我们的“新冠抗疫医务支持项目”覆盖了湖北地区抗疫一线医院23 家,以及全国各地援鄂的14 支医疗队,为超过20,000 名一线医务人员提供支持。所依靠的是爱佑在儿童医疗领域深耕十余年的积累,快速响应、系统部署、合规合法、高效执行。如果说,经历2008 年的灾难伤痛后中国公益进入了高速发展阶段。那么经过2020 年的疫情的锤炼,中国公益的发展必将走向更专业化、系统化的方向。

公益是个“慢行业”,专业化和系统化需要时间和项目的积累沉淀;公益也是个“快行业”,在数字化、智能化的新时代更需要紧跟数字化发展的步伐。

科学的公益,不仅要为处在困难中的人提供帮助,更关键的任务是争取去解决困难本身。爱佑的儿童项目,包括儿童医疗和儿童福利两大部分。爱佑儿童医疗的系统化,多年来是一面旗帜。在患儿救助形成规模化之后,爱佑进而拓展专业能力,通过支持医疗行业发展推动“患儿不出省”的实现;围绕患儿和家庭提供人文医疗支持,陪伴他们走过医疗过程的每一步。随着爱佑儿童福利项目辐射范围不断扩大、儿童医疗项目救助病种不断增加,爱佑儿童项目内部已经形成资源整合、互相合作的闭环,“爱佑新生”——病患孤儿医疗养护项目就是典型。2020 年收获了爱佑第四座“中华慈善奖”奖杯的“爱佑安生”项目,在为困境儿童提供生活照料和情感支持的基础上,也为解决他们卫生健康保障问题找到发力点。

随着“后疫情时代”的到来,社会进入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公益慈善组织要积极探索转型,融入创新,突破局限。全社会的数字化转型是最大的浪潮,爱佑作为一家“有资历”的公益机构,有“先行一步”的信心,紧紧跟上时代的步伐。为了提高组织的公开透明度,爱佑把数字化摆在了很重要的位置。通过数据化基金会建设,让筹款、业务、行政、资金管理和捐赠人服务都有“数据”可依,同时让公益“上链”,提升公益的安全感。

“后疫情时代”的公益,不能只局限在眼下的纾难解困上,更需要把关注点扩展到美好未来的建设上。2020 年,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这其中有公益同行们的努力和贡献。在新的起点上,公益慈善事业被定位为社会保障体系的一部分,公益组织作为社会创新的先头兵,更要加强和促进社会连接,增进社会信任,不仅有温度,更充满智慧和活力。

王总-中国慈善家(1).jpg